前脚融资后脚跑路,这些P2P平台玩的什么套路?

号称“国资背景”、23亿D轮融资的草根平台也出事了。中新经纬从多个渠道获悉,杭州互联网金融平台草根投资办公室人去楼空,多数员工已经离职,将于8月1日发布清盘公告。

 前脚融资后脚跑路,这些P2P平台玩的什么套路?1

值得注意的是,就在一个多月前,草根投资还宣布获得了23亿D轮巨额融资,这也是网贷行业历史上最大单笔记录,而领投方则是上市公司洲际油气。

 

前脚融资后脚跑路的不止是草根投资一家,此前爆雷的牛板金、付融宝等平台也是类似套路。一些业内人士甚至称,现在只要平台一宣布融资,就嗅到了危险的味道。

 

前脚融资后脚爆雷成套路

 

“今天xx平台说融资了,我觉得肯定是假的,可能过不了几天就完了。”一位P2P资深人士在看到业内某平台融资消息时向中新经纬客户端(微信公众号:jwview)表示,近期多家平台在刚宣布完融资后就立即爆雷,已经形成了一种套路,因此他现在只要一看到一些平台大肆宣扬融资的消息便会心生警惕。截图来源:草根投资。

 

草根投资官网信息显示,2015年1月29日,草根投资获得风险投资顺为资本A轮千万美元投资;2016年6月6日,草根投资又获政府产业基金广州基金旗下股权投资基金10亿元人民币B轮融资;2017年2月21日,草根投资再获上市公司华闻传媒领投的C轮融资。经过四年成长,草根投资实现了从民营资本到国资背景,再到上市背景的发展升级。截至2017年9月,平台累计投资额突破630亿元大关,注册用户超过830万,累计为用户赚取收益超过13亿元。

 

6月4日,草根投资宣布收获上市公司洲际油气领投23亿D轮巨额融资。7月31日,多个渠道传出消息称草根投资办公室已经人去楼空,经侦已经介入。中新经纬客户端(微信公众号:jwview)多次拨打客服电话均无人回应。

 

据中新经纬客户端(微信公众号:jwview)梳理,除草根平台外,还有多家平台的确存在前脚刚宣布完融资后脚就跑路的现象。

 

6月30日,牛板金在杭州钱江新城举办投资人见面会,宣称要增资6亿,7月3日,牛板金便发布了资金逾期公告。

 

7月5日,付融宝抛出了“成功融资8亿”的“好消息”,其公告称,平台达成B轮融资,荣获万家乐控股股东战略投资8亿元。过了10天,付融宝官网发布公告称,平台近期将有项目逾期。

 

此外,抱财网在宣布获得了两家上市公司战略投资后一周内就宣布逾期。在爆雷之前,投之家官网发布了B轮融资信息,称此次融资规模达到4.09亿元。

 

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向中新经纬客户端(微信公众号:jwview)指出,只要一个措施对维系市场信心有效果,便会被潜在问题平台利用,要么是病急乱投医,要么是跑路前的最后一次薅羊毛,防不胜防。对投资者而言,不应盲信平台的自我宣传,要甄别信息的真假,区别对待。

 

网贷之家发布的7月月报显示,受行业波动影响,本月融资热度小幅降温,共发生2例融资事件,但融资金额高达11.75亿元,分别为PPmoney万惠集团融资6亿元和广信贷融资5.75亿元。

 

宣布融资是否真的是一个危险信号?网贷之家研究院院长于百程向中新经纬客户端(微信公众号:jwview)指出这也不尽然:“宣布融资和拿到融资是两回事,投资者更应该看中真正拿到融资。不过现在这种市场,好多东西都没绝对了。”

 

可以预见的是,无论是上市系、国资系还是号称资金雄厚大笔融资、有银行存管的平台,在如今这个市场,都很难让投资者真正信服了。

 

多地下发网贷机构退出指引

 

据网贷之家统计,截至2018年7月底,P2P网贷行业正常运营平台数量下降至1645家,相比6月底减少了218家。据不完全统计,7月停业及问题平台数量为218家,其中问题平台165家(提现困难143家、跑路19家、经侦介入3家),停业转型平台53家。7月没有新上线平台。截至2018年7月底,累计停业及问题平台达到4740家,P2P网贷行业累计平台数量达到6385家(含停业及问题平台)。

 

在网贷爆雷持续蔓延之际,济南、深圳、北京、浙江、广州等多地发布了网贷机构退出指引或规范。北京市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正式发布的《网贷机构业务退出规程》提出,网贷机构应根据市场情况和市场化手段,采用多样化的方式进行业务处置。具体方式包括:清收、出售、债转股、股东或实控人收购、出借人自行催收、债权托管等。

 

广州互联网金融协会发布的《广州市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退出指引(试行)》则对网贷机构退出工作的步骤做了更加全面的规定,具体分为十步:一是报备退出意向;二是成立退出工作领导小组;三是清理存量业务并编制清单;四是编制退出方案;五是报送退出方案;六是发布退出公告;七是组织实施退出方案;八是汇报退出工作进程及出现问题;九是完成清偿工作;十是结束清退工作,终结网贷业务。

 

在于百程看来,退出指引的出台非常有必要。有指引是第一步,还得看执行。现在不少平台打着清盘的名义,实际上后面没有监督,有些平台后面就失联了,对投资者权益有损。

 

薛洪言也指出,退出指引对于良性退出的平台具有一定约束力,可以提升平台退出过程中的规范性和透明度,对于保障投资者利益能发挥积极作用,但对于恶性跑路和失联的平台缺乏强制约束力,仍需要更多配套制度的出台。

 

他指出,相关配套制度集中在债权登记、资产处置、债务追偿等阶段,需要在牵头机构、业务流程、监督与处罚机制等方面进行明确。


打赏

取消

感谢您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

扫码支持
扫码打赏,支持作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