牛板金雷后 麦芽跟踪到的一些情况!

01

麦芽没投过牛板金。

甚至在今年3月的测评中,发现过这家平台的自融情况。

今天再来谈牛板金,不是为马后炮,而是牛板金藏雷暴雷的隐秘性复杂性,值得每一位投资者关注。

牛板金,有上市公司背景(牛板金股东佐力集团旗下有两家上市公司:佐力小贷06866.HK和佐力药业300181);

有风投、有清华、浙大名校出身的高管;

有优秀的用户体验和产品设计,还有早期宣传的极为“靠谱”的票据理财业务。

。。。

这些“实力”“优秀”“靠谱”要素,让很多网贷老司机在这家平台上翻船。

甚至将牛板金的逾期,甩锅给行业的流动性风险、“活期”的挤兑。

这点,麦芽实在难以恭维。

要么是专业性的缺乏,被表象蒙蔽;要么有己方利益,不肯承认对平台核心风险的忽略。

实际,牛板金43亿待收背后,31亿都以假标方式流向平台4位股东。。

是一场巨额自融,难以填补的窟窿。

麦芽想要尽可能记录整个牛板金暴雷、维权过程,以防危机来临,手足无措。

我们希望不踩雷,但也愿我们做好了应对危机的准备。

02

7月3日牛板金公告逾期;

7月4日平台官方出了每月1000万的兑付方案,希图安抚投资者;

7月5日牛板金办公室大楼被查封、服务器资料所有资料被封存带走,老板王旭航也被带走。。。

这时候,投资人才意识到真正的危机来临。

7月6日牛板金涉嫌非法吸存,被杭州江干公安通报立案。

7月7日牛板金投资人开始组织维权,才发现:平台腾挪了大部分资金,给四位股东,流向房地产、金融、新能源等领域。

每月1000万兑付的方案,根本无法执行。

平台及老板的话,根本不能信。

当下牛板金维权有何进展?遭遇暴雷的投资人到底该如何做,才更有利于维权?

麦芽以几个维权非常典型的问,来说说这家平台维权情况吧。

1)要不要报案?

报案意味着,要走漫长的诉讼程序。拿不拿回钱还是另外一回事;

不报案,平台老板有兑付方案,能兑付。意味着拿到钱的速度更快。风险点在于这老板说的兑付,是真兑付,还是跑路托词。。

很多投资者卡在这点,甚至会为兑付方案心动。

从众多暴雷案例看,说兑付基本是打太极。

投资人第一时间仍然要报案。

2)没有到现场报案登记,是不是后期维权拿到资金,不会给自己兑付?

其实,牛板金被经侦介入,服务器被封存收走。平所有数据都被经侦控制,保留下来。

报案不报案,不影响投资事实的认定。

后期,如果案结或拿回部分资金,派出所基本会再联系投资人。不会存在,不报案不偿付(即便拿回资金)的情况。

当然,为了以防服务器租赁时间到期,投资数据丢失。

作为投资人的自己仍然要保存好:投资记录、待收记录、银行打款证明等用于证明自己在这家平台投资的资料。

3)平台逾期,首要解决的是什么问题?

盯到平台实控人。第一时间,要弄清楚投资人的钱流向了哪里。才可能从中判断,有无兑付及追赃的可能。

麦芽从现场维权投资者得到的消息,牛板金待收43亿。

12亿资产为春晓资本提供;其余31亿:“牛板金”平台前董事孙启良、沈旭卿伙同陈鄂、胡文周,四人联手虚构标的项目,挪走31亿资金,用于房地产开发。

这种情况下,说兑付方案就知道基本没戏。

31亿款,能否从四位股东手里追回,还需要司法认定。因此,四人还没进入司法程序。就仍然存在资产转移的风险。

4)立案,以什么罪诉讼?非法吸存?非法集资?诈骗?

每次暴雷,都有出现这样的声音:“国家定义非法集资、诈骗,钱是没收的。”甚至因为这,主张不报案。

信了这个,你就傻了。

《关于办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》第五条:

关于涉案财物的追缴和处置问题规定:查封、扣押、冻结的涉案财物,一般应在诉讼终结后,返还集资参与人。涉案财物不足全部返还的,按照集资参与人的集资额比例返还。

没有“钱被没收,不给投资人返还”一说。

其实,被立案之后。平台及老板被定什么罪,对能拿回多少资金基本没啥影响。

能拿回资金,决定于资金的流向及法律追溯的可及性。

定什么罪,只决定平台涉案人员受到多重的惩罚。

从罪名轻重排序是:诈骗>非法集资>非法吸存。

另外,刑事案件,诉讼程序是这样的:公安负责侦查、检方负责公诉、法院负责判决。

那么,罪名一般由检方提起诉讼,罪名由他们提。

但投资人可以凭资料、证据争取,定更重的罪名。

5)报案之后,投资人可以做什么?

上访?把动静闹大?

麦芽觉得投资人可以极尽可能争取到多的力量,帮助维权。但不鼓励暴力维权,极端危险。

投资人真正可以做的事是:

搜集平台实控人资产及其财产转移的资料。比如,其配偶开的车、购置的房产、消费的珠宝等奢侈品。

车在哪里买的,什么车牌号;房产在哪;珠宝消费场所等,都可提供给警方。

尽可能追偿到更多财产,让维权利益最大化。

这次牛板金投资者,汇集了牛板金存在极大诈骗可能的资料。不管有没有用,都是比较好的做法:

1是,涉案四名股东之一的胡文周为惠民益贷董事,并用关联企业大量融资。另胡文周及其控制的上海金力房地产开发公司早在2016-2017年已经上了法院的老赖名单,法院也已查实其名下没有任何可执行财产。

牛板金平台及CEO王旭航在未债权人匹配借款企业时,理应对借款企业进行背景调查,但却依然将31亿的巨款外借给名下无任何财产的可疑单位和个人,因此,牛板金存在极大的合谋诈骗和洗钱嫌疑。

2.投资人拿到了胡文周、沈旭卿向佐助金融(牛板金)借款15亿的协议照片。(未知真假)

3.投资人发现,在牛板金官方宣布逾期:同时遣散了部分员工,并立即进行控股股东变更,融数全部退出,由王旭航100%持股。

变更时间恰在2018年7月3日牛板金宣布逾期当天,融数掐准时间的甩锅,使得这场逾期更像一场预谋已久的暴雷套路。

最后再提一句:

虽然牛板金的暴雷风险比早前很多平台都具隐秘性,周末投融家、多多理财两家平台的暴雷,让不少投资人更加恐慌。

但真心没到整个行业要垮掉的程度。有自媒体更是连一线平台,都直言只能短期。。。

恐慌成这样:未免太夸张。

说好听点,是不专业;难听点,自己也是小白。。

打赏

取消

感谢您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

扫码支持
扫码打赏,支持作者